「李元玉,你個不要臉的賤女人,果然在這裡等著了。」陳青青馬上踏前一步,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陳風和陳青虎的視線,對著水潭中的李元玉怒斥,同時還不忘回頭瞪了一眼陳風和陳青虎兩人。

陳青虎有些尷尬,倒是陳風絲毫不以為意,依舊是大大方方的欣賞著水潭中的那具曼妙軀體。

至於鐵牛等人,看著水潭中的那具足以讓無數男人獸血沸騰的嬌軀,一個個口水直流,眼睛都直了。

「咯咯,這裡的水真是清涼呀!」李元玉嫵媚的撇了一眼鐵牛等人。「諸位趕路許久,身體定是疲乏了,不如下來和奴家一起洗個澡如何呀?」

李元玉的聲音甜膩膩的,聲音充滿了誘惑,再加上她那幅欲語還休,欲拒還迎的嫵媚表情,真是叫人慾罷不能。

說話之間,李元玉還將身體微微坐起來了一些,讓人能夠看到她胸前的一抹驚人雪白,晃得人眼暈。

咕咚,已經有人開始咽口水了。不過好在的是鐵牛這些人經歷的大風大浪也不再少數,這個時候還是能夠勉強控制住自己的**。

「盪,婦。」陳青青忍不住暗罵了一句,她也知道阻止不了這些臭男人的色狼目光,便問道:「就你一個人在這裡?你的幫手呢?他們為何還不出現?」

「這裡當然只有奴家一個人呀。」李元玉的聲音越發嬌嗔:「奴家在這裡洗澡,帶人來豈不是都被人看到了?」

之後又對陳風拋了一個媚眼,嬌聲道:「小弟弟,有沒有興趣過來陪姐姐一起洗個澡呀?姐姐服侍男人的招式有許多呢,保證小弟弟你嘗試過後讓你爽到天上去,這一輩子也念念不忘姐姐的本事。」

「不許看!」

陳青青瞪了一眼陳風,發現這小子一直都是眼也不眨的的看著水潭裡面的李元玉,不由氣惱萬分。

這李元玉的身材有我的好嗎?我的身材可是比李元玉好多了。再說,這李元玉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弄過了,我看一眼都嫌棄髒了自己的眼睛。


哼,等這件事情過了之後,我一定好好教訓你這個臭小子。

陳風心中好笑,但並沒有如陳青青所說的那般不去看李元玉,而是略帶笑意的緩緩向著水潭邊走去。

「哼!」

陳青青重重的哼了一聲,管不了陳風,心中氣急,於是連忙一把捂住陳青虎的眼睛,不讓陳青虎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陳青虎……

終於,陳風走到水潭旁邊,用俯視的目光看著李元玉,李元玉也適時的給他拋了一個媚眼。

從他這個角度可以將水底下的李元玉的美好豐盈嬌軀一覽無遺,僅僅隔著一層透明的薄紗,即使有潭水的阻隔,他也能夠將李元玉的身體看得一清二楚。

可以說,此時的李元玉在陳風面前和完全**一般無二。

陳風蹲下身來,嘴角含著一絲譏誚,似乎是在打量李元玉。

李元玉素白玉手輕輕撥動了一下水面,讓她水底下的嬌軀變得模糊朦朧起來,櫻唇輕啟,嬌聲道:「小弟弟,姐姐的身材是不是很美?比那個黑妞好多了是吧?」


「你的身材是很完美,前凸后翹,肌膚雪白,如羊脂白玉,在女子中也算是頂級的身材了。」陳風先是點頭品評一番,隨即又是一陣搖頭,道:「可惜了!」

「可惜?」

李元玉眨了眨那雙狐狸一樣嫵媚的眼睛,滿是疑惑。「可惜什麼?」

「可惜這麼完美的一具嬌軀卻長在了你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身上了。」

「啊,陳風,你說什麼?剛才的話你敢再說一次,信不信老娘現在就殺了你?」

李元玉氣得臉色漲紅,酥胸急劇起伏。她本以為憑藉自己的姿色和引以為傲的身材,再加上這樣毫不掩飾的勾引,陳風會乖乖上鉤。

她本來都打算好了,先讓陳風品嘗一點甜頭,等完全控制了陳風,再讓陳風去殺了陳青青,然後她再殺了陳風。


這是一件多麼讓人覺得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可是……可是陳風這個毛頭小子竟然說她是蛇蠍心腸的女人,還可惜這麼好的身材長在了她的身上。

這讓李元玉怎麼能夠忍受?

「我說……」陳風面帶嘲諷,微微服下身體,淡淡道:「這麼完美的一具軀體長在了你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身上,實在可惜,倒不如讓我將之毀掉,免得禍害天下蒼生。」

隨著陳風的話聲落下,他的身形豁然躍出,右手探出,屈指成爪,迅疾如電,直奔李元玉白皙修長的脖頸抓去。

李元玉嚇得面色煞白,獃獃坐在水潭底部一動不動,就像是被人點穴了一般。

但當陳風的手爪距離李元玉的脖頸只差一寸的時候,一聲暴喝突然從身後昏暗出傳出。

「找死!」


隨著聲音的落下,一股強悍到極點的氣勢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一道凌厲的殺意直奔陳風的胸口而來,速度之快,幾乎就是瞬間來到陳風面前。

此人是一個高手!

這是陳風的第一念頭,但是他的身形並不慢,在那道凌厲殺意射來之前,雙腳一蹬水面,如同蜻蜓點水般,水面出現了一圈圈漣漪,而他的身形則是以一個極其詭異的角度轉身,越過水潭。

噗,一道凌厲的勁風險險擦著陳風的後背射了下來,直接射進了水潭,水潭的水濺起四五米高。

「啊!」

待到水花落了下來,坐在水潭底部的李元玉被淋成了落湯雞,原本還算漂亮的臉上一片猙獰,雙拳捏緊,咬牙切齒,幾乎是用全身的力氣喊道:「李元龍,給我殺了陳風這個廢物,我一定要他死死死死死死死死!啊!」

陳風沒有理會李元玉的叫囂,事實上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沒有放在李元玉的身上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站在陳風面前的一個年輕男子身上。

這年輕人大概二十五六歲年紀,一身青袍十分華貴,一看就知道是那種世家子弟。

最讓人忌憚的是,這年輕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非常明確的告訴所有人,他是凝真境頂峰的修為。

「李元龍,沒有想到你會親自來截殺我們?」

陳青青連忙跑到陳風面前,用她的身體擋住了陳風,杏眼死死的盯著李元龍,冷道:「有什麼事情沖我來,和陳風他們無關,讓他們走,我和你決一死戰。」

「就你!」李元龍貌似十分不屑的撇了一眼陳青青,之後又撇了一眼陳風,嘲諷道:「一個凝真境二層,一個聚氣境九層修為,這樣的人我不知道殺了多少了,今天就算你們一起上也奈何不了我。我想要殺你們,簡直如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你……」陳青青氣急,但又無可奈何。

李元龍說的沒有錯,以他凝真境九層的修為想要殺死這裡所有人簡直輕而易舉。就算陳青青是凝真境二層的修為了,但想要在李元龍手中走過一兩招都不易,更何談保護陳風他們呢?

絕境!

陳青青此時有一種空前的無力感,如果自己的實力再強一些該有多好啊!今天面對李元龍就不用怕了,自己也可以保護兩個弟弟不受傷害了。

可是沒有如果,今天恐怕自己幾人難逃一死了!

「不管如何,我要保護小風弟弟離開,陳風是陳家的希望,我絕對不能讓陳家的希望斷送在我的手中。」

陳青青心中已經下了決定,便也不再猶豫,回頭對鐵牛等十餘人呵道:「鐵牛,你們帶著陳風和陳青虎兩人離開,這裡有我擋住,你們不用擔心。」

「青姐!」鐵牛等人猶豫了。大傢伙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這個時候怎麼能夠拋下陳青青,獨自逃生呢?

「不行,我絕對不走,我要和姐姐在一起!」陳青虎馬上大聲說道。

「臭小子,不聽姐姐話了是不是?」陳青青惱怒的瞪了一眼陳青虎,同時還示意讓陳風先走,可是陳風就那麼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像是傻掉了一般。

這臭小子是怎麼回事?剛才出手還是那麼凌厲,怎麼一見到李元龍就傻了?

哎,看來小風經歷的事情太少,以後必須讓他好好歷練一下。

這樣想著,陳青青的心也慢慢放鬆了下來,因為這個時候的李元龍只是淡淡看著他們,並沒有馬上對他們出手的意思。

只是讓陳青青惱怒的是,鐵牛等人也不爭氣,不知道趁現在帶著陳風他們走啊!

正在陳青青暗自惱怒之際,一雙有力的大手輕輕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同時耳邊聽到了一個熟悉又讓她詫異的聲音。

「青青姐,以前都是你保護我,現在該由我來保護你了!」

ps:本書首發網,在外面看到本書的朋友還請到網觀看,目前本書還是新書期,所有章節都是免費! 「青青姐,以前都是你保護我,現在該由我來保護你了!」

一個熟悉而自信的聲音在陳青青的耳邊響起,陳青青下意識的側過頭去,便見到陳風微微上前了一步,凌厲的目光投射在了李元龍的身上。

從陳青青所站的角度只能看到陳風的一個側臉,不知道怎麼,這一刻,她覺得陳風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一般。一種屬於絕世強者的氣息從陳風的身上散發而出,影響著這裡的每一個人。

陳青青一時間看得有些入神,只覺得這一刻的陳風特別的有吸引力。這個時候竟然忘了去阻止陳風,待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陳風已經和李元龍對峙上了。

「小……這臭小子,真是不聽話!」陳青青恨恨的一跺腳,雖然心中有些惱怒,但並沒有去阻止陳風的意思。

這一路行來,陳風的表現讓她刮目相看,似乎對待任何人都是有著百分百的自信戰勝一般。她倒要看看陳風這臭小子有什麼本事。

「陳風,陳家的少家主。因修鍊天賦極差,成為了陳家的笑柄,從小被冠以廢物少家主的名頭,但一個月前突然覺醒,不僅修為飆升,戰勝比自己修為強的對手輕而易舉。」

李元龍淡淡看著陳風,如數家珍一般,將陳風的過往現在一點不漏的說了出來。等他將陳風這個月來的事迹全部說了一遍之後,這才大有興緻的打量著陳風,道:「我很好奇,一個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讓你有這麼大的變化?」

「通常來講,你有這麼大的變化,要麼是得到了驚人的奇遇,讓你的體質改變,變得非常適合修行。還有一種可能是你吞服了什麼靈丹,或者天材地寶,使你的修為飆升。但在我看來,這兩種可能並不會發生在你身上,你說是吧?」

「你的猜測已經很接近事實了,只可惜,真正的事實你已經沒有機會知道了。」

隨著陳風的話聲落下,他舉起了右掌,他的手掌已經變成了鮮紅無比,就像是塗上了一層紅色的塗料一般,令人隱隱發寒。

同時,一股強大的滾燙無比的熱浪從他的手掌上擴散了開來,本來還是陰涼無比的峽谷一下子變得悶熱起來。

「烈陽掌!」

噗,帶著強烈的破空聲,陳風的手掌瞬間來到李元龍的面前。

「很不錯的掌法,對付一般的聚氣境武者還行,但是用來對付我,就是螳臂擋車了。」

陳風的艷紅手掌越來越近,但李元龍只是含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也就在陳風的手掌距離李元龍不到一寸的剎那,李元龍豁然動了,化作一道殘影,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出現在了陳風的背後。

他的雙手顏色不知何時變成了漆黑如墨,一道道黑氣從他的手掌中飄散出來,一股邪惡的氣息瞬間瀰漫了整個峽谷。

似乎整個峽谷一下子變得陰氣森森了起來。

李元龍施展的武技一看就知道是十分陰險歹毒的那一種。

不能硬接,陳風的身形繼續前進,『浮光掠影』身法施展而出,他的身形就如同一道青煙,消散在了原地。

下一刻,陳風的身形出現在了三丈開外,但是李元龍的身形接踵而至,依舊是出現在陳風的背後。

沒有辦法,陳風再一次連續施展三次『浮光掠影』身法,這才擺脫李元龍的糾纏。

「你的身法再好,但實力不夠,終究只有被我殺死的份。」

李元龍獰笑著,身形再一次躍出,瞬間出現在了陳風的面前,漆黑如墨的雙手屈指成爪,帶出一道陰風,狠狠朝著陳風抓來。

陳風也不含糊,烈陽掌連連拍下。砰砰砰,帶著火焰的手掌與充滿邪惡力量的黑氣碰撞,發出砰砰的悶響聲。


一紅一黑兩道強悍氣息在天空中碰撞,界限分明,將峽谷分成了兩個截然相反的區域。

李元龍的修為畢竟是凝真境九層,實力終究是比陳風強一些。

紅色火焰與黑氣一連碰撞了十餘下之後便出現了潰敗的跡象。天空中的黑氣如同一張猙獰的魔神巨口,正一口一口的吞噬掉光明和陽光,本來就有些陰涼昏暗的峽谷這個時候變得一片漆黑,一陣陣陰風在四面八方呼嘯,整個峽谷似乎陷入了九幽地獄之中一般。

而在一個角落,一團艷紅的火苗靜靜燃燒,如同生命之火,堅韌而永恆。四周的黑氣幻化出一張張猙獰恐怖的惡鬼頭顱,不斷的攻擊這朵小火苗,但這朵小火苗依舊是倔強燃燒著,任憑風吹雨打,不曾湮滅。

生命之火燃燒到最後時候就會爆發出最燦爛的光輝。

原本還是一團小火苗,似乎是得到了神的援助,竟然慢慢長大,長大。僅僅是片刻功夫,那團小火苗就變成了一個成人大小,呈現出一個手掌形狀,一股強悍到極點的玄奧氣息散發出來。

火焰手掌輕輕握緊,竟然產出了一種玄妙之極的感覺,似乎他這握著的並不僅僅是一個拳頭,而是一種掌控一切的感覺。

周圍的空氣在他這一握之下,飛快的湧向了這裡,似乎這裡有一個巨大的漩渦般,甚至於四周的黑氣都緊緊地拽在了手心之中。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月容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發誓以身相許,報答三頭蛟的恩情。Next post: 浪哥嘴角上揚,“你就是這麼狂是吧,就是不知道明天還能不能再繼續一如既往狂下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