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敢咒我。”

周雅蕙發怒,林陽拔腿就跑,兩人就追追打打起來。

“打的回別墅吧,我都不敢走夜路了。”林陽說道。

周雅蕙突然捉住他的手,什麼也沒有表示,拉着他進入一處街心花園,林陽手一甩說道:“蕙姐,咱倆剛剛看了鬼片,這街心花園有點像電影裏的場景,有點恐怖哦,還是算了吧。”

“林陽,你還是個男人嗎?”

周雅蕙雙眼一瞪,林陽低下腦袋說道:“我只不過是個男孩。”

“還男孩,你都十八歲了好不好,都快讀大學了,還男孩啊。”

“反正我還沒討老婆,就是男孩,還是處男。”

“你臉皮真夠厚的,我都替你害臊。”

周雅蕙說着,一把掰過他的臉來,雙眼迷離,兩片溼潤的紅脣就印了上來,雙眼隨即眯了上去,呼吸急促,吹氣如蘭。

林陽被這突如其來的奔放動作撞擊了一下,感覺嘴脣一陣柔軟,又是一陣溫潤,還有一點鹹鹹的感覺。

“這是海的味道嗎?”林陽喃喃自語。

“不許說話。”一隻小巧的舌頭抵達他的脣邊之時,電影裏的景象突然撞擊在眼前,緊接着心口一痛,林陽急忙推開了她。

“蕙姐,我……”

周雅蕙又靠了過來,雙眼盪漾着春情,再次擁住了林陽,兩片嘴脣重新印了上來,動作有點霸道,正如當初她強行收取他保護費時的強大。

林陽感受到周雅蕙一波又一波推送過來的溫情,心裏軟了那麼一下,那感覺真的很美妙,就彼此嘗試着,漸入佳境。

人生最美妙的莫過於這一刻,就像第一次坐飛機,還是頭等艙。但,林陽大腦一痛,分明就是琥珀女在蟄他,趕緊又推開了周雅蕙。

林陽腦海裏並沒有浮現琥珀女的影像,感覺有點莫名其妙。

周雅蕙一怔,臉色一變,冷冷地說道:“林陽,你什麼意思,你這是在拒絕我嗎?”

“沒,沒,蕙姐,我就是覺得你太熱情了,太奔放了。”

“你分明就是拒人於千里之外,你還是乖乖地聽話吧,不然,你會死得很慘,我保證。”

周雅蕙臉色緩了緩,隨即恢復瞭如水溫柔,再次擁住林陽,第三次主動獻吻,林陽這才把持不住了,蕙姐渾身春風盪漾,溫情脈脈,誰能拒絕,但,就在林陽配合地貼上她的吻之時,肺部就一陣劇痛起來,而且一針一陣地刺。

“媽呀,小姑奶奶饒命啊!”

林陽不得不再次推開周雅蕙,啓動內視眼,卻哪有琥珀女的影子,空空如也。

“難道這小姑奶奶一蟄就走?身子賊溜的嘛,什麼意思嘛。”

林陽催動玄清氣,爲自己的傷口療傷。

而此時,問題有點嚴重哦,周雅蕙站在自己的面前,瞪圓了雙眼,一臉怒色,咬牙切齒,低沉地吼道:“屎-殼-郎,你竟敢拒絕老孃,你反了你。”

“蕙姐,你,你別生氣,我這不是還沒適應過來嘛。”

“適合個屁。”周雅蕙跺腳,依然不依不饒:“我倆相處都快兩年了吧,你的適合期還沒過嗎?”

“蕙姐,你這是什麼意思嘛,我怎麼聽不懂,我是你的貼身保鏢沒錯,哪也沒有保你要吻的吧?”


“林陽,你是真傻還是假傻,我……再也不理你了。”

周雅蕙拔腿就跑。

林陽急忙追了上去,周雅蕙竟然淚流滿面,狠狠地推開他,接着狂跑了起來。

林陽怕她有什麼閃失,一路緊跟着,突然,周雅蕙的右腳踩在一個窨井蓋上,腳一崴就跌坐在馬路上。

“蕙姐,你沒事吧?”

林陽急忙扶她起來,周雅蕙推開他,嘴裏“哎呦”喊痛,林陽捉住他的手臂,將她拉站起來,很明顯,她的腳崴了,都走不動了。

林陽在她的跟前蹲下說道:“蕙姐,我揹你回去。”

周雅蕙痛得臉蛋歪扭,不得不趴在他的背上,讓他揹着。

這已是林陽第二次背女孩子了,第一個是郭小白,第二個就是周雅蕙了。

周雅蕙破涕爲笑,用手臂狠狠地箍緊了他的脖頸,林陽一陣憋氣,喊道:“蕙姐,你想勒死我呀。”

“誰叫你不乖乖聽我的話了。”周雅蕙的嘴脣湊近了林陽的耳朵,耳蝸裏就響起了電影裏的陰森鬼叫聲,身子一顫,立馬就飛奔起來。

林陽飛奔起來非同小可,周雅蕙能聽到自己耳畔的呼呼風聲,胸脯的兔兔不停地撞擊着他的後背,那可是D罩杯的奶凍,節奏感特強。


回到別墅裏,郭小白自己已經洗白白了,正吃着零食,看着電視,見周雅蕙被林陽揹着回來,急忙起身道:“怎麼啦,雅蕙受傷了。”

“腳崴了。”

“怎麼那麼不小心呢?”


“踩到窨井蓋了。”林陽放下週雅蕙,讓她坐在沙發上,然後脫掉了她的鞋子和襪子,“這小娘們是霸道了點,但這小腳丫很可愛哦,不過,這氣味很濃,再美的美女,她的腳丫也是有異味的。”

“不過,我怎麼不排斥這異味呢,我真是變態,哎呀呀,我原本就是林陽好不好,就是一隻臭蟲,連牛糞都鑽的。”噏動鼻翼,導出玄清氣,突然腦門又是一痛,林陽心裏喊道:“小姑奶奶,你這次錯怪我了,我沒有用丹田的玄清氣,我用的是剛纔看鬼片的時候偷偷吃了蕙姐一塊豆腐然後偷偷吸取了她肚臍眼的玄清氣的好不好,都在我胸膛裏呢。”

林陽這麼想着,琥珀女果真沒有再蟄,一點信息都沒有了。

“這小姑奶奶還真好哄,女人就是要靠哄,蜜蜂也一個樣。”

林陽將胸膛的玄清氣先爲自己的腦門療傷,然後纔將玄清氣導入手掌,一把就捉起了周雅蕙的腳丫,將玄清氣一絲絲地注入她受傷的地方。

周雅蕙的腳被捉,雙眼更加地撲朔,一副飄飄然的感覺,一會兒,林陽鬆開她的腳,周雅蕙活動了一下腳踝喊道:“好了呀,一點都不痛了,林陽你的魔術師又進步了。”

“那是……”

林陽剛剛稍微得意一下,那腳掌就朝他的胸口踹過來,將他踹翻在地,周雅蕙呼啦站起,吼道:“林陽,今後,你別指望我理你。”

“真是恩將仇報,小白姐你要爲我評評理。”

郭小白笑嘻嘻地說道:“這世上,找美女評理是沒用的,你就接受事實吧,幫我削個蘋果唄,沒有你的魔幻魔術,我吃水果都沒滋味了。”

“是,小白姐,林陽願意爲你效勞。”林陽屁顛屁顛地削蘋果去了。

半夜,林陽腦海裏還是鬼片裏的場景,有點難受,就修煉起來,但那鬼臉還是一次次地跑到他的腦裏來,“小姑奶奶,小姑奶奶,你快出來,我害怕,無法修煉了。”

噗嗤一聲,琥珀女笑了出來,躍入他的腦海裏,林陽的內視眼一下子瞪得大大的,只見琥珀女身着白色一字肩吊帶連衣裙,還帶黑色小流蘇,一轉身就露出一塊半月形的潔白皮膚來。

“你沒事吧,小姑奶奶,你穿得真是太感性了,你又勾引我了。”

林陽一衝飛天,但琥珀女的尾針隨即就到,將他的念頭殺死在腹中,痛得他哇哇亂叫。

“我這叫性感,不叫感性。”

林陽盯着她,作出一副垂涎三尺的樣子,突然說道:“但我總覺得你還不算個女人。”

“臭小子,我哪兒不想女人啦?我做過細緻的觀察,女孩子有的我也都有,美麗清純的臉蛋,凹凸有致的身子,手臂和大腿修長,你說我哪點兒不像?”

“你這個多少碼?”林陽嚴重地嚥了一口唾沫,雙手在自己的胸口比了比道:“就是奶凍,文胸你懂嗎?”

“奶凍?文胸?”

“女孩子們一般都是要戴着的,哪像你一股腦地全拋出,一點神祕感都沒有。”

“原來男孩子都喜歡女孩子戴奶凍的啊?這個我倒是沒有研究,忽略了,那東西長什麼樣的?”

“這樣吧,我在腦海裏想象一下……3/4罩杯胸罩、1/2罩杯胸罩、前扣胸罩、魔術胸罩……哎呀小姑奶奶,這些都是你給我的辭海里的知識好不好。”

“我覺得這不真實,你帶我去看看真實的東西吧,我要實物。”


“不好吧,我一個大男人去找這些東西,人家會怎麼看我?這臉我可丟不起。”

“哎呀,痛痛痛,我都沒沖天,你不能動不動就蟄我啊。”林陽的下邊一痛,就慌不擇路地跑了出來,心想有辦法了。

林陽偷偷摸摸來到樓下週雅蕙的浴室裏,“小姑奶奶,我帶你去偷奶凍,你可要看好了,只看一眼就走,不然,我一生的清白就此毀了。”

“你仔細觀察一下女孩子奶凍的形狀和尺寸,我就知道了,因爲,你的所見也是我的所見。”

林陽來到了周雅蕙的浴室,悄悄溜了進去,找到了她換下的衣物,心裏十分緊張,這要是被捉住,就算他有十張嘴也說不清的。 因爲,這不僅僅是人品問題了,而是變態啦!

林陽右手顫抖着在桶裏翻找,終於找到了周雅蕙粉紅色的奶凍,這是一隻全罩杯。

拿在手裏,林陽翻來覆去地、裏裏外外看了個遍,上面還有周雅蕙肌膚的氣味,心裏相當的緊張,蹙緊眉頭說道:“小姑奶奶,你都瞧清楚了吧?”

“你瞧清楚了,我當然也就瞧清楚了。”

“瞧你的,最起碼要E罩杯的吧,我估計的哦!”

“E罩杯,ABCDE,這麼說,我的還要比周雅蕙的大一點。”琥珀女笑嘻嘻說道:“咦!這是什麼?”

隨着琥珀女的聲線,林陽朝桶裏一瞧,心裏不禁又暗暗叫苦起來,“這是周雅蕙的果凍,果凍你懂嗎?就是女孩子的小內內,如果你要成爲真正的人類,特別是真正的女孩子的話,這件小東西你也必須有,不然每次修煉,弄得我心猿意馬的,那也太不像話了。”

“是嗎?你拿起來,瞧仔細了。”

“媽呀!我都瞧了,幹嘛還要我拿起來啊?”

“叫你拿你就拿,不然小心我的尾後針。”

“好吧。”林陽愁眉苦臉捉起了周雅蕙的小內內,也是粉紅色的,這小娘們就是喜歡粉紅,渾身上下都粉紅,就不知道她那是不是也粉紅的。

林陽無奈地翻了過來,又翻了過去,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變態了。

就在這時,浴室外響起周雅蕙的腳步聲,林陽臉色一變,渾身發抖,“完了,這女魔頭怎麼半夜了還來浴室啊,在二樓洗手間上不就得了。”

腳步聲已經來到了門檻前了,“怎麼辦,怎麼辦啊?”

“啊……”周雅蕙終於尖叫了起來。

林陽手裏勾着她的小內內,腦袋嗡嗡作響,一動不動了。

“什麼事,發生什麼事了……”郭小白聽到尖叫聲急忙跑了下來。

周雅蕙整個人跳着,用手捂住自己的臉,指着林陽喊道:“你看,你看看……”

腦袋轟的一聲,林陽手中的小內內就掉進了桶裏。

郭小白攬住周雅蕙的肩膀說道:“雅蕙,怎麼啦,你看到什麼啦?”

“你快看,快看……”周雅蕙還是跳着,渾身抖動,那捂住臉的手一直不敢拿開。


郭小白朝浴室裏溜了一遍說道:“什麼都沒有啊,雅蕙,你看到什麼啦?”

“我看見我的內褲飄在半空中了。”

“雅蕙,你睜開眼睛看看,什麼都沒有。”郭小白走進了浴室,瞧了瞧桶裏的衣物道:“這些不都是你換洗下來的衣服嗎,你的內褲還不就在裏面的嘛?”

周雅蕙叉開了手指縫,害怕地瞧了一眼,這纔拿開手來,說道:“好奇怪,我剛剛明明看見內褲飄在半空,還晃了晃的?”

“雅蕙,你估計太累了,哦,你和林陽今晚不是看了《中級恐怖》的嗎,估計是被嚇着了,出現幻覺了。走吧,深更半夜地你跑來浴室幹什麼呢?”

“我是上了趟洗手間,但想起我的記憶鑰匙忘浴室裏了,我怕受潮就趕緊下來拿。”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雖然自己是不死之身,但每一次被擊殺,重獲新生之後實力都會下降許多。Next post: “嗯!”軒轅楓應了一聲,隨後戟指毫不猶豫的向那石塊戳了下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