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繼續說道:「玉瑩郡主,你知道嗎?從理論上來說,一個瘋魔到你這種程度的人,是無法選擇自己發病的時間的。

而且一個心智紊亂的人,是不會有這麼清明的眼神。也就是耶律傲天關心則亂,不然以他的腦子,怎麼會看不出來你在裝瘋。」

完顏玉瑩聽了李沐沐的話,面上毫無變化,可內心早已震驚到不行!

沒想到這姑娘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是在裝瘋,之前不是沒有大夫懷疑過這點,但都是在給自己診脈之後才提出的,不過最後也都被自己給糊弄了過去。

可這個姑娘僅僅盯著自己看了一會兒,就說的這麼篤定,看來這個姑娘不是那麼好打發的。

完顏玉瑩一直在思考著李沐沐這個人,完全沒有注意到李沐沐說的話。

她剛剛已經提到了耶律傲天,可完顏玉瑩並沒有跟以往一樣發病,這足以證明她的魔怔完全都是裝的。

既然是個明白人,李沐沐覺得有些話就很好說了。

「玉瑩郡主,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在這裡裝瘋,但是我也是被耶律傲天擄來的!我現在唯一的用處就是給你治病,如果治不好你的話,我的小命可能就沒了。」

「不過治好了你,可能也很麻煩!我們都把耶律傲天當做敵人,不如我們來談個合作如何?我每日來給你醫治,用來保住我的小命,郡主只需每日康復一些,配合我一下就可以了。至於想不想痊癒,就全在你自己了。」

完顏玉瑩往針上續了一根線,繼續著手裡的活。

她為什麼要跟李沐沐合作,她現在這樣就很好,她為什麼要為了保住李沐沐的命,而給耶律傲天接近自己的可能。

看著完顏玉瑩彷彿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也不對李沐沐話做出回應,李沐沐終於從椅子上起身,走到了完顏玉瑩的身側。

「玉瑩郡主,如果你真的對我的話無動於衷的話,你這裡就不會綉錯。」李沐沐指著完顏玉瑩剛剛綉過的地方,「而且也不會因為我的靠近而渾身僵硬,因為你在緊張!」

最後一句話,李沐沐是貼著完顏玉瑩的耳朵說的。


門外傳來一陣由遠及近的腳步聲,李沐沐和完顏玉瑩都知道是剛剛出去的婢女回來了。

完顏玉瑩眼波流轉,正準備開口叫喊,就被李沐沐突然打斷。

「如果郡主不相信我有辦法讓三皇子相信你是裝瘋,郡主儘管開口!」

李沐沐的話成功的讓完顏玉瑩閉上了嘴巴,她終於換上了從李沐沐進門后的第二個表情,憤怒的盯著李沐沐。

「嘖嘖嘖,你看看,這樣鮮活的你多好!」李沐沐也從完顏玉瑩的身後走回了自己之前的座位。

李沐沐剛剛坐定,婢女就推門進來了,「不好意思李姑娘,廚房沒有熱水了,奴婢現燒了一壺!」

婢女把茶杯放到了李沐沐跟前,又端了一杯新茶將完顏玉瑩身旁的涼茶換下。

李沐沐輕端起茶杯咂了一口,然後就將杯子放回了桌子上,「我剛剛已經給郡主把過脈了,心裡對郡主的病情也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那郡主的病可還能治?」婢女激動的問道,她是真的關心她們的主子。

「這我還需要回去斟酌一下,畢竟郡主這病時間已經不短了。」婢女還在,完顏玉瑩只能看著李沐沐一本正經的胡謅。

「那就麻煩李姑娘多費費心了。」婢女抽走完顏玉瑩手中的針線,將茶杯放入她的手裡。

完顏玉瑩掀起杯蓋,輕輕吹走水面的浮茶。

「這是應該的。好了,我明日再來,今日就先回去了!郡主,告辭。」李沐沐起身,對完顏玉瑩笑眯眯的說道。

完顏玉瑩依舊低著頭喝著杯中的茶水。

「李姑娘,我送你。」知道自家的郡主一直是這幅樣子,婢女也不覺得有何異樣。

直到李沐沐和婢女都走出屋子,完顏玉瑩才從茶杯中抬起頭來。

合作嗎?似乎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玉瑩怎麼樣?」李沐沐一走回院子,就看見耶律傲天坐在院子里等著她呢。

站在他身後的琉璃聽見耶律傲天的問話,也一臉希冀的看著自己。

明明很關心完顏玉瑩,為何不跟自己去看看她呢。

壓下心中的疑問,李沐沐正色道:「郡主這是心疾,雖然我可以從外部施以輔助,但是能不能痊癒,主要還是要看郡主自己。」

李沐沐還沒有與完顏玉瑩談攏,只能先跟耶律傲天打著太極。

「連你也沒有辦法嗎?」李沐沐的話很多大夫都已經跟他說過了,耶律傲天有些失望。

「也不是全然沒有辦法,三皇子總要再給我些時日吧。」即使完顏玉瑩不想,她也要想辦法讓她同意。

她現在的小命可捏在耶律傲天的手裡,她可不想再也回不去北沁。

「好!那我就再給你些時日!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聽了李沐沐的話,耶律傲天重新燃起來希望,同時也恢復了平日里桀驁不羈的模樣。

「那個…姑…姑娘,郡主她還好嗎?」送走了耶律傲天,琉璃猶豫了半天,開口問道。

「你是問哪方面?」聽琉璃主動提起完顏玉瑩,李沐沐坐到耶律傲天之前坐過的位置上。

「身體…精神…不,飲食…」李沐沐問的具體,琉璃竟不知該從哪一方面問起。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都清楚了嗎,我看三皇子並沒有禁止你進夜鶯閣啊。」李沐沐捻起桌上的糕點,不經意的說道。

「不,不!」琉璃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好像夜鶯閣里有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既然不肯去,就不要假惺惺的在這裡關心人家了,沒有實質的關心跟放屁沒什麼兩樣。」

李沐沐故意把話說的難聽,想要激出琉璃藏在心中的話。


琉璃聽了李沐沐的話,嘴唇蠕動了幾下,最終還是沒有出聲。

李沐沐在心中嘆了口氣,果然是自己操之過急了嗎?

是夜,李沐沐聽著夜鶯閣如同往日的喧鬧,也不知道完顏玉瑩的決定到底是如何……

第二天一早,李沐沐跟昨日一樣,由夜鶯閣的婢女領著進了完顏玉瑩的房間。

完顏玉瑩坐在相同的位置上繼續著自己未完的綉作。


李沐沐經過一晚上的心理建設,已經準備與這位完顏玉瑩郡主打持久戰了。

支走了婢女,李沐沐打算再遊說完顏玉瑩一番。

「我同意與你合作,但是痊癒的時間要由我來決定。」李沐沐還未開口,完顏玉瑩就率先說道。

李沐沐在這一瞬間好像領悟到這座院子叫夜鶯院的真諦了。

完顏玉瑩的聲音宛若黃鸝一般清脆,又帶著夜鶯般的空靈,這樣的嗓音唱起歌來一定是天籟之聲吧。

雖然驚嘆於完顏玉瑩的聲音,但是李沐沐也確實聽見了完顏玉瑩對自己所說的話,「可以!只要可以讓耶律傲天看到效果,你想多久好我都沒有意見。」

反正一旦有機會,李沐沐就會離開這裡。

「還有一點,我要知道現在外面的局勢,尤其是皇宮與完顏家的情況。」

既然要做,完顏玉瑩自然要做足準備。

「沒問題!」對於完顏玉瑩提出來的要求,李沐沐全都滿足了她。

李沐沐與完顏玉瑩剛剛談攏,婢女也從外面進來。

李沐沐把剛才打開的銀針慢慢合上,假裝剛剛給完顏玉瑩施完針,「沒事的時候給她多講講完顏家的事情,也可以跟她講講都城中的趣事,對她的恢復有幫助。」

「可是…」婢女有些猶豫,從前完顏玉瑩最怕聽見的就是完顏家和耶律家的一切事情,但凡有關這兩家的事情,都會是完顏玉瑩發生的***。

「你聽我的就對了,我說沒事就肯定沒事。」

於是婢女只好在李沐沐走後,忐忑的與完顏玉瑩講起了完顏家的事情。

婢女驚奇的發現,完顏玉瑩果然沒有發瘋。

一時間李沐沐是神醫的消息傳遍了懷王府。

「看不出來,你還有些真本事。」耶律傲天當然是第一個得到消息的。

李沐沐看著耶律傲天,彷彿此刻的微笑,才是出自他的內心。

「這下我的小命可以保住了吧。」李沐沐對耶律傲天說道。

「只要你能讓玉瑩痊癒,我保證把你完完整整的還給蕭炎!」完顏玉瑩的病有了氣色,耶律傲天好心情的承諾道。

李沐沐聽了這話,卻覺得自己的肺都要氣炸了,感情之前耶律傲天就沒打著把自己全須全尾的還給蕭炎。

幸虧自己機智,知道與完顏玉瑩談條件,及時的保住了自己。

之後的日子,李沐沐每天一起床,就是鑽到完顏玉瑩的屋子裡,坐下喝喝茶,吃吃點心,實在無聊了就看她綉繡花來打發時間。

完顏玉瑩也隨著李沐沐一天天的『診治』好了起來,白天偶爾會對婢女們的話做出回應,晚上發瘋時,打砸的東西也慢慢減少。

僅僅是這樣,就把夜鶯閣的丫頭們激動到不行,更是把李沐沐當做大佛一樣供了起來,對她說的話更是言聽必從。

雖然完顏玉瑩依舊不能看見耶律傲天,看見他仍舊會失控,但耶律傲天已經很滿足了。

就連有一次晚膳的時候,婢女不小心打翻了湯,耶律傲天都沒有計較,只是揮了揮手讓她退了下去。

婢女知道她能保住小命多虧了完顏玉瑩這段時間的變化,讓耶律傲天心情大好,心裡不由得對醫治完顏玉瑩的李沐沐感謝了起來。

因此懷王府中形成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每個人對李沐沐都異常的熱情與尊敬,對於李沐沐院子里的一切事物也都是全部優先處理。

他們怕李沐沐一個不高興,不管完顏玉瑩了,到時候那個殘暴的三皇子變回來,遭殃的還是他們。

而琉璃對李沐沐也一改之前疏離的風格,對李沐沐充滿了感恩。

李沐沐什麼都沒做,卻籠絡了王府上下的所有人,說不心虛是假的。

不過這正是她想要的結果,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裝模作樣。 時間過去了一個月,在完顏玉瑩第一次開口跟婢女說話的時候,李沐沐終於等來了一次出府的機會。

「哈哈哈!我就知道把你帶回來是對的!玉瑩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了!沐沐你說,你想要什麼,我要獎賞你。」

耶律傲天最近的心情一路飄升,就連看見北戎皇帝的時候,耶律傲天都難得給了他幾回笑臉。

愛情公寓開始的咸魚

「我想要你把我放回去!」李沐沐雖然心裡這樣想,可也知道說出來耶律傲天也不可能同意。

「我在府中憋了這麼長時間,你讓琉璃陪我出去轉轉吧。」李沐沐在耶律傲天可以接受的範圍內提出了一個合理的要求。

果然耶律傲天略一思索,就同意了下來。

李沐沐此時和琉璃走在北戎都城的街上,這還是她到達都城之後第一次上街。

「姑娘,你可是有什麼東西要買?」琉璃跟在李沐沐後面問道。

李沐沐從出來以後一直在街上閑逛,這摸摸,那看看,卻什麼東西都沒有買。

「買東西啊…」李沐沐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她可是在睡夢中被他們從李府擄出來的,她身上哪兒來的銀子。

看著李沐沐沮喪的表情,琉璃難得的露出了微笑,「姑娘,你想買什麼就買!琉璃身上帶著銀子呢! 重生極品皇帝 。」

李沐沐治好了玉瑩郡主,琉璃一直想向李沐沐表達謝意,卻無從入手,這正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那多不好意思,還是算了!」李沐沐覺得琉璃一個婢女,應該不會有太多的份銀,實在是不好敲詐她。

早知道出門的時候就跟耶律傲天要點銀子了,看他那樣也知道不是個缺錢的主。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卓木巴桑一愣,“爲什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