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哥嘴角上揚,“你就是這麼狂是吧,就是不知道明天還能不能再繼續一如既往狂下去。”

“怎麼滴,要搞我?”龐利劍仗着老表是個大人物,背後偷偷的不知道整了多少劣跡斑斑的壞勾當。

就拿這條商業街來說,他是用了骯髒手段坑來的。本來值好幾億的一條街,他只花了區區幾百萬搞定。

更可恨的是,這幾百萬還不是給原業主,而是用來打點關係。

當然了,龐利劍保密工作做得極好,連上官無畏也不知道自己有個老表借他的名頭做了這種勾當。

如果哪天東窗事發,上官無畏就算最後可以洗清自己,但,被烙上的印記這輩子也別想抹去。

畢竟老百姓的想法很單純,一定會以爲上官無畏這是壯士斷腕自保而已,並非真的跟這事沒關係。

見浪哥沒有了下文,龐利劍反而心裏有些小擔心,不過一想到自己的老表可是大人物,很快又放寬心。在京城除了那兩三位大佬有權辦自己的老表,其他人,哼哼,都是弟弟。

“上官無畏,我在清大南門商業街,過來坐坐,我請客。”浪哥一邊打電話,一邊對龐利劍露出詭異的壞笑。

這個笑容,瞬間令龐利劍心臟猛滴突突幾下。

暗道:這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竟然敢直呼老表的名字,要麼關係很好,要麼目中無人根本沒把老表放在眼裏。

不過,甭管是哪種,這都是不好預兆的開端。

剛纔這小子好像說自己明天最好還能那麼狂,難道被揭底了?

這事若是被曝光,老表也保不住自己,要完犢子了嗎?

龐利劍內心慌得一批,這可是掉腦袋的罪名啊!

強搶豪奪只是小事,人命官司不好脫身。

怎麼辦?

有了,這件事牽扯不少地方官門中人,不是有個責不罰衆的慣例麼。

那麼多人平時沒少得到勞資的好處,就不信這些人會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東窗事發。

有些東西,只要處理的不留痕跡,哪怕包青天在世也查不出來。

想到這裏,龐利劍又不慌了。走向浪哥,“小哥,原來你跟我老表是朋友啊,那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瞧剛纔我說話衝的,我自罰。你不是想盤下這商鋪麼,叔直接送給你就是。”

不得不說,這龐利劍還是很會來事,一般人被他這麼一說,只要不想事情鬧大,就算不接受贈送,也回會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是,浪哥可不是一般人。


從當時決定引龐利劍前來那刻起,一切盡在他的計劃中。

一來,是替那家人申冤雪恨。二來,這是警告上官無畏,你屁股乾淨不代表你親戚的就乾淨,敢拿我家人說事,小爺我立即辦了你的親戚。

“劍叔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就一鄉下孩子,學業爲重,要這商鋪只會影響學業。”浪哥揚手示意快走開,別影響我們就餐。

靠,這小子有點棘手啊!連這間商鋪都滿足不了他的胃口。

“這位小哥怎麼稱呼?”龐利劍想起浪哥的底,只要得知名字,起底也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

菜來了,老闆親自下廚,第一道菜是清蒸魚腦。浪哥把整碗魚腦放到未來老婆面前,“我叫沈浪,跟你老表是平級關係,他在那部門是老二的存在,而我則直接受溫老管轄。換句話來說,他治不了我,但我可以彈劾他。”

直接受溫老管轄?

這個溫老是那個大人物嗎?


龐利劍心臟突突的厲害,感覺隨時都會從嗓子裏跳出來。弱弱的問:“沈爺,你口中的溫老是……”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個。敢好了,你可以走了,別再嘰嘰歪歪影響我們食慾。”

“別啊沈爺,指條明路成嗎?”龐利劍知道這次絕壁攤上大事,噗通一下跪了下去。

“明路當然是有的,一千萬,我要盤下這條街。”

“次奧,你別欺人太甚。”

“是你要的明路,既然你選死路,那就這麼着吧!提前祝福你一路走好。” 直到浪哥吃完飯,上官無畏還沒來,浪哥來句掛單便回校。

越發覺得心裏沒底的龐利劍自動聯繫了老表,上官無畏看到是表弟打來的電話,有些意外。“表弟,啥事,是不是又遇上老闆拖賬不結?”

龐利劍在他老表眼中的人設是一個裝修小包工頭,一年有那麼幾次會打電話尋求上官無畏解決工程老闆拖賬不給的事。

所以,這次老表一來電話,上官無畏先入爲主,以爲老表又遇上這種事。

“表哥,攤上大事了我。”龐利劍把浪哥當成了是老表的政敵,琢磨着這是老表的對手想通過自己來扳倒老表。

表弟在上官無畏的印象是唯唯諾諾的老實人,由於太老實,容易被人欺負。道:“怎麼了,工程負責人跑路了,你的那些工人找你麻煩?”

“不……不是。”

龐利劍都不知道如何開頭,硬着頭皮道:“好些年前,我在清大附近接了個裝修工程,竣工後商業街的老闆出了事,我用很少錢盤下這條商業街。就在今天,你的政敵沈浪,不知怎麼就查到了這事,特意過來說想用一千萬買我一間商鋪,我當時沒答應。然後這貨就發難了,說要辦了我。老表,救我啊!”

“好些年前你用很少錢盤下一條商業街?”上官無畏頓時慌了,老表的經濟能力別說盤下一條商業街,恐怕連一家鋪面都盤不下來。

這,背後肯定有着某種骯髒的手段。

怪不得沈浪那小子剛纔叫我去那裏吃飯,原來要搞事情。

特麼的豬親戚,這是想害死老子嗎?

老子爲官多年,一直懇懇業業,結果到此刻,才發覺被豬親戚坑了一把。

不用猜也知道,豬親戚八成是借了自己的名譽來辦這件事的。

就算好些年前的清大附近那條商業街也能值幾個億,這中間,得牽扯着多少人?

這是一個棘手的難題,而且還是黃泥巴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的鐵證。

跟別人說這件事自己毫不知情,誰信,自己可是堂堂的內務府主任,自己親戚乾的這些事情,絕大部分的人肯定認爲自己就算不是授意,也知情,沒準就是收益最大的那個。

沈浪啊沈浪,我不過是半開玩笑拿你的家人來說事,結果你就直接動手。

這樣的警告,老子有點招架不住啊……


上官無畏吼道:“只是低價盤下商業街嗎,龐利劍,你還有沒有什麼事瞞着我?告訴你,最好老實交代,不然老子弄死你。”

“額……那個老闆,氣不過,最後在商業街路口**了。”

“次奧你大爺啊!”龐利劍的這話令上官無畏當場摔爛手機,人命官司還怎麼幫,自己都可能自身難保。

剛好回單位來看看的郝英俊看到主任情緒失控,問:“主任,咋了這是,發那麼大的火?”


“馬上徹查非法佔有清大附近那條商業街都有誰參與,不管都有誰,一律嚴辦。”上官無畏怒了,撂下話直接去找溫老交代一切。

……

下午沒什麼課,浪哥獨自一人來到操場上,不是散心,也不是想事情,就是單純的想看大長腿。

用他的話來說,不能碰難道還不可以看麼?

這時,三五個大三的學生走了過來,指着浪哥的位置。“同學,你這位置是我們雷洪哥的專用位,識相點就馬上離開,不然後果很嚴重。”

“雷洪哥?”浪哥暗道,該不會是那個自己拉翔自己吃的三姓家奴孔雷洪吧?

如果是,這就有意思了。

“沒錯,清大三年級八大狂少之一的雷洪哥……”

“就是昨晚在蟒山吃翔的孔雷洪吧?”浪哥大笑,“自己拉的翔自己吃,就問誰有他狂?”

“次奧,小子你找死。”幾人頓時像被踩了尾巴,恨不得馬上砸爛浪哥的嘴。

浪哥一臉挑釁,“是啊,我就找就是找死。昨晚你們的吃翔哥也是這麼跟我說話,然後他就自己拉翔自己吃得很香了。你們要是不怕走你們吃翔哥的老路,儘管揍我,揍得越兇,吃的時候量就越大。哈哈哈,想想就有些迫不及待,跪求你們狠狠的修理我。”

麻批的,這小子狂到沒邊了,到底揍還是不揍?

幾個大三學生心裏直把浪哥恨得想挫骨揚灰,可又舉步不定猶豫不決要不要動手。

因爲這王八蛋,陸少沒來學校,雷洪哥也沒來。

揍了他,會不會也攤上事呢?

畢竟這王八蛋可是能讓兩陸少、雷洪哥等人吃癟的存在。

“想屁呢,乾瞪眼有意思嗎?要動手趁我的人還沒來趕緊的,不然他們來了,你們想動手就遲了。”浪哥到處瞄,指了指籃球場。“嗯,那地方夠大,你們幾個去那裏吃翔應該能吸引不少同學圍觀。”

“誰啊那麼狂,敢動我羅娜的人。”這時,一個連嘴脣都掛了幾個銀環的太妹,在諸多妹子的擁戴下走了過來。

“娜姐,就是這王八蛋昨晚害雷洪哥那啥。”王東全見到班長來了,頓時膽兒肥了起來,各種指責浪哥的罪狀。

羅娜昨晚也輸了不少錢,當然對沈浪這個名字不陌生,但卻不記恨,甚至非常欣賞。

她覺得,只有這般有勇有謀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沈浪,因爲你,雖然我昨晚輸了三千萬。不過呢,我不在乎這三千萬。但是,不在乎歸不在乎,場子還是要討回來的。給你一個救贖的機會……”

聽到這裏,浪哥雙手捂住肚子。“想幹哈,腸子出來還能活嗎?豬大腸能夠頂替不,能的話,我去市場給你買八副。”

由於浪哥的動作以及表情很恰到好處,引來了衆女大笑,覺得這個長得痞帥的傢伙很討人喜歡。

“娜姐,收了這小傢伙,你吃肉的同時我們這些姐妹也可以跟着喝湯。看他長得這麼可愛,姐妹們真的恨不得馬上輪了他。”一性格大咧且穿着火爆的女學生起鬨的說。

“姐妹們,要不咱們現在就動手,把這位可愛的小弟弟拖到那小樹林去?”

“好主意,我要先上。”

“你個死騷蹄子,憑什麼你先,要我說我的腿長,我先。”

“腿長有屁用,看看你那幾兩肉跟男的沒兩樣,我胸大我先。”

就這樣,衆女豪邁的在聊這話題,驚得浪哥一陣汗顏。

暗道:京城的妹子就是一樣,不過,小爺喜歡啊!

浪哥把雙手伸過去,賤賤的道:“一會兒溫柔點哈。” 傍晚,一大羣人擁族着浪哥前往四海酒店。

四海酒店全名叫四海一家酒店,大有****是一家的意思。

這次一塊去吃飯的,不單單是經濟學院一年級三班的所有學生,還有那一幫妹子,不少大三大二的學生林林總總加一塊,都快三百號人了。

當然,這是曹明亮使的壞,他想啊,按照一圍臺坐八人以及八百塊的消費標準,三百人怎麼也得差不多四十圍臺。

光標準就整了幾萬,到時候起鬨每張臺點幾瓶紅酒茅臺什麼的,那又是一張臺上萬塊。

一頓飯下來,怎麼也得宰個幾十萬。

幾十萬對於一個鄉下孩子來說,絕壁是天文數字。

他很期待,最後結賬的時候,沈浪那一臉懵逼且哭天喊地的表情,肯定相當精彩。

“五哥,今天我同學請客,把三樓全包了,按照標準來上菜,趕緊安排一下。”曹明亮跟四海酒店的老闆很熟,甚至是世交,說話的同時還不忘打眼色,意思是這就是個凱子,不用給我面子,使勁的宰。

五哥看了看浩浩蕩蕩的人羣,假裝露出爲難。“小亮,三樓的大廳最多能擺三十圍臺,你們那麼多人,恐怕要坐包廂纔可以安排得下。可是……包廂的價格可不能按照標準來算,你問問你同學,介不介意包廂會貴一些?”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李元玉,你個不要臉的賤女人,果然在這裡等著了。」陳青青馬上踏前一步,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陳風和陳青虎的視線,對著水潭中的李元玉怒斥,同時還不忘回頭瞪了一眼陳風和陳青虎兩人。Next post: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第336章奧義,輪迴之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