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與不說都一樣,陳天依然會去的,你與他結識那麼久難道還看不出來他的爲人嗎?”

嶽風一怔,方想起來陳天身上的確有一股霸絕天地的氣息,內心無比的強大,區區一點小麻煩勢必不會讓他放在心上。

“嶽兒,你還看不出來麼?陳天來到長生界就是爲了磨練己身,他絕非池中之物,一旦崛起必將震驚長生界。”

嶽王霆微微眯眼,遙望虛空:“這場波及長生界的戰爭還需要持續很長時間,我相信,只要此子堅持到最後,必然能成爲絕世強者。”

嶽風點頭,深以爲然。

……

刷!

五色光華爆閃,照耀了黑暗,一道光門忽然出現在半空中,陳天面色平靜的從陣門中走出。

他屹立虛空之上,兩道神芒自雙眼暴射而出,足有幾十丈長,遙望腳下的這片一望無盡的森林。

蔥翠的森林一望無垠,看不到盡頭,浩瀚而遼闊。

雖不如南域的萬獸森林那般,卻也相當的大。

叢林中隱隱傳來一絲血腥的氣息。

陳天低空飛過,發現這裏到處都是橫七豎八的屍體,從這些屍體上的衣服看,是南域的修士。

“這裏也不平靜啊。”

“媽的,這地方太大了,老子去哪找什麼六尾毒蜈?”

陳天沒有隱匿氣息,茫茫林海中,想要找一尊妖聖境的六尾毒蜈還真不容易。

“嗯?一艘飛艇?”

千丈外,一艘精鐵打造的飛艇緩緩出現在陳天的視線內。

甲板上面人影交錯,一股股屬於南域修士的氣息傳了過來。


砰砰砰!

還未等陳天回過神來,那艘飛艇上的修士也發現了他,剎那間無數火箭沖天而起,斜空而下,朝着陳天洞穿而來。

想要直接絕殺陳天。

精鐵飛艇的旗幟上,雲霧谷三個大字很顯眼。

“嘿嘿,這可真是冤家路窄了,我還沒找你們晦氣呢,你們反而先攻擊了。”

陳天燦爛一笑,眼神卻無比的冰冷。

“喝!”

他一聲怒吼,金色氣血橫貫蒼穹,在無邊的黑夜中極爲的耀眼,劃亮了天際。

“是陳天!萬古仙冥體陳天!他也來到了這裏!”

“快!快動手!將他射殺!”

金色氣血橫空之際,雲霧谷弟子也認出了他。

轟!

轟!

一發發炮彈從飛艇上發射而出,這並不是普通的炮彈,而是祕密煉製的焚天雷,一經爆炸,周圍百丈都會被赤焰瀰漫,燃燒一切,炙熱的溫度會將對方直接融化爲血水。

砰!

陳天臉色漠然,一掌猛然擊出化作龍形掌勁,剛猛的掌力震碎了虛空,將無數火箭擊碎。


這時,一發發焚天雷飛來。

足有百餘枚的焚天雷朝着陳天呼嘯而來,都有一丈見方,一絲絲烈火隱隱散發出來。

轟!

數百枚焚天雷同時爆炸,整個半空一片火光閃爍,形成一道瑰麗的火海瀑布。


火光閃爍,一道烈火汪洋瀰漫虛空,可怕的溫度能焚盡一切,向着陳天淹沒而去。

飛艇上的修士都在冷笑,認爲陳天必死無疑,也爲他們的聖子解決掉了一個心腹大患。

“喝!”

陳天一聲長嘯。千百道劍芒直接粉碎了這片烈火汪洋,腳踏玄冥步法如一條獵豹似的衝向飛艇。

“什麼!”

“不好,陳天衝過來了!”

“不要怕,我們有一百多人,還有肖師兄坐鎮,區區陳天不是我們的對手。”

“噗!”

此人話未說完,陳天並指斬下,一道劍氣直接洞穿了他的額頭,白色**夾着鮮紅的血液流淌出來,瞬間成爲了一具屍體。

轟!

陳天如一尊殺神,已經踏上了飛艇,剎那間便有數十名修士撲殺而來。

一道道烈火,一件件法寶武器,數不清的祕術施展出來,想要將之絕殺。

同時一道巨大的手掌從遠處而來,散發出無比熾熱的氣息,幾乎幻化成一頭金焱聖獅的巨爪模樣,要直接鎮壓陳天。

“錚錚錚!”

陳天大喝,身後劍光沉浮,數以千記的劍柱沖霄而入,劍氣縱橫天地,粉碎了一件件法寶武器。

所有的攻伐祕術在一瞬間被摧毀。

“噗!”

“…呃!”

“啊!”

陳天一步殺一人,沒有人能在他的手下撐過一招,一道道劍氣縱橫九天,能絞碎一切,鮮血逐漸染紅了這艘飛艇。

“這是一個魔鬼,是魔鬼,我們不是對手,趕緊跑啊!”

雲霧谷衆人都要崩潰了,陳天是在是太過強大了,而且出手狠辣無情,單單就這片刻功夫就已經死去了大半,剩餘的十幾名修士面色倉惶,全都路出無比驚恐和絕望的神情。

…… “陳天,你太猖狂了!”

轟!

一股拔山舉鼎的雄渾氣息從飛艇內部傳出,一條被烈焰纏繞全身的年輕人步履虛空而來,眼神凌冽,有着強大的自信和威嚴。

“肖田師兄請出手殺了這尊魔鬼!”

“我們許多師兄第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了。”

“肖田師兄請出手!”

還存活的雲霧谷弟子看到這個年輕人後,慘白的臉色才漸漸的恢復正常。

無疑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年輕修士,也是雲霧谷的一位候補聖子,這艘巨大的飛艇就是由他主導,在蠻荒森林擊殺妖獸,收集妖骨,將來可以當成煉器的絕好材料。

肖田神色冰冷,根本沒有過多廢話,一股強大至極的氣息從他體內爆發出來,席捲四方,緊接着化作一道疾雷撲殺而至。

他全身被烈焰包圍,擡手間便是一道道巨大的火柱,在空中凝聚出一隻大手,當空蓋下,浩浩蕩蕩壓迫而來,窒息的威能讓人膽戰心驚,散發出可怕的力量。

“哼!”

陳天冷哼,神色微變,但他毫不畏懼,不退反進,同樣是一掌狠狠拍出,化作巨大的龍形掌勁,與烈焰大手狠狠撞擊在一起。

轟!

兩股力量產生巨大的能量波動,讓這艘飛艇劇烈的震動起來,方圓千里的林木剎那間崩毀,大地龜裂,羣山粉碎!

“呃!”

一道悶哼聲傳來,渾身沐浴烈火的肖田全身巨震,不可置信的倒飛出去,剛纔的那一擊傳過來的可怕威能幾乎頃刻間就震碎了他全身的骨頭。

他口鼻溢血,一股霸道的力量在他體內瘋狂的亂竄,無數經脈爆開,身軀幾乎崩裂。

“怎麼可能?萬古仙冥體怎麼會那麼強,他的實力幾乎能與聖子比肩了!”

肖田全身汗毛倒豎,心中頓時驚恐起來,急忙運轉心法將身軀合攏,隨後拼命逃遁。

“什麼?肖田師兄居然敗了,他怎麼會敗,他可是我們雲霧谷最強大的候補聖子之一啊!”

“連師兄都敗了,我們必死無疑啊。”

“快逃啊!”

剩餘的數十名修士全身都在發抖,滿臉慘白,想要離開這裏。

錚錚錚!

陳天揮手間打出一道道劍氣,組成一方囚籠,將這些弟子困在其中,但卻並沒有滅殺。

一羣人都開始絕望,有些人被嚇破了膽,直接跪在了地上。

刷!

陳天沒有理會這些小雜魚,而是全力出手擊殺肖田。

一道金色神芒在他掌心飛出,化作千丈大小的龍形巨手,從天降下,如磨盤一般將不斷掙扎的肖田碾碎,場面無比的震撼和血腥。

雲霧谷又一位候補聖子死在了陳天手中。

鮮血染紅百丈,許多妖獸聞着氣息就來了,但都還沒有靠近就都又離開了。

陳天的氣息如魔神一般,無比的強大而可怕,驚得那些妖獸根本不敢靠近。


“錚!”

一道劍氣橫劈斬去,將一頭想要跳躍起來偷襲他的巨大妖獸斬成兩半,血如雨下,驚得船上的雲霧谷弟子面無人色,一個個絕望的跪在了那裏。

“求求您饒了我們吧。”

“我還不想死。”

當陳天回到飛艇上後,還活着的幾十人幾乎崩潰了,全都跪在那裏求饒,修士的尊嚴蕩然無存。

“放心,我不會殺你們。”

陳天大手一揮,漫天劍氣消散,一身金色氣血被他收斂體內,隨意的坐在一旁,笑道:“我想問你們幾個問題。”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她繼續說道:「玉瑩郡主,你知道嗎?從理論上來說,一個瘋魔到你這種程度的人,是無法選擇自己發病的時間的。Next post: 回去的時候就沒有再見到那叫晴雲的丫頭了,看來他們倒是還蠻相信卡爾薩斯的記憶的;在這七彎八繞彷彿迷宮一般的丞相府中只走一次,就算是卡爾薩斯也是繞了好半天才找回到自己的小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